您的位置: 青岛安宁医院 > 医院医师 >

微访中国精神医学王祖承

来源:青岛安宁心理医院 时间:2018-03-22 16:56:59

  

  在武汉,“六角亭”是个敏感的地名,因为它成了武汉精神病医院的代名词,在上海,“600号”是个敏感的地名,因为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位于宛平南路600号。

  2017年1月11日上午,我就是在“600号”拜访了这位中国着名的精神医学医师。
  他是一位精致的76岁老人,热情似火,身体和思维的反应一样敏捷,对我的洞察细致入微而又温暖如春。
 
 
  “中国精神医学在上世纪30年代萌芽,解放前落后日本30年。文革前十分重视社区精神卫生工作,理论倒向苏联。文革对中国的精神医学造成很大的创伤,精神病人言论受批判,被关起来,医师受牵连,很多改行,不少医院被关掉。普通病人不收,作为思想问题。西方的东西是帝国主义、苏联的东西是修正主义、中医是封建主义,所以只能从人民群众中找治疗方法。认为老虎大便能治精神病,派人蹲守,包在馄钝中吃。全国总结了100多种所谓民间偏方。文革后发展很快,培养了一大批硕士博士,2013年精神卫生法颁布,令我们志气大涨。”
  “森田疗法、内观疗法来自日本,但其哲学、文化源自中国,已得到国际认可,但还不是主流。森田疗法强调带着挫折也可以生存,适用于肿瘤病人。内观疗法对人际关系调整、家庭